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频道 > 国内资讯 > 黄石要闻>正文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时间:2018-06-20 09:52:13    来源:淘宝货源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暮春三月,繁花似锦,在如此美好的时间里本应与好友共同饮酒作诗,但今天我却没有那门儿心思,因为好友孟浩然要与我分别,去广陵那边。

早就知道了孟浩然在今日要与我离别,因此便在黄鹤楼定下了酒菜。黄鹤楼俯临长江,飞檐凌空,那江水汹涌澎湃,壮观无比。

孟兄来了,我仍一声不吭,两认便这样开始饮酒。过了许久,我实在忍不住了,举起酒杯,说“来,孟兄,今日离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,但我们的心一定永远相连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咱俩之间的筵席要散了,让我们共同饮这杯酒吧!”这小小的一杯酒并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我与孟兄之间友情的结晶,是一杯世上最醇香的美酒。

从黄鹤楼下来,船早已在那里等着孟兄了,孟兄含着泪,深情的说:“与你这么有才学的人交成好友,是我的荣誉,如果你我有缘,必定会再次相见,王勃说得好:‘海内存知己,’天涯若比邻’,愿我们俩人永远都是对心中的好友。”我点了点头,随后便是两行珍珠涌出眼中。

好友已经远行,我仍舍不得离去,目送友人的小舟愈行愈远,渐渐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只望见浩荡江水流向天际。这时的我,只能为他默默的祈祷“一路平安,一帆风顺。”这时我诗兴大发,吟出了一首诗——

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三月的天气明媚无比,三月的桃花争奇斗艳,三月也是我与孟兄分别的时候。

早晨,我与孟兄一起坐在黄鹤楼上喝着闷酒,喝着分别之酒,已无心观赏江水波涛汹涌。时间慢慢地过去与孟兄分别的时候快要来到了。孟兄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来,说:“李弟,我就要走了,你珍重啊!”我连忙回答:“孟兄,你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相会,让我在送你一程吧!”“那也好”孟兄点头同意了。

我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下台阶,走在竹阴小道上。鸟儿在树枝上唱着动听而悦耳的歌声,花儿在风中摇摆,跳着优美的舞蹈,大树在梳理着美丽的绿发,但这一切似乎一点儿都不美丽,到处都充满忧伤。我们来到江边号角声已吹响好久,号角声响彻云霄,游客们陆陆续续地上了船,孟兄就要远航去扬州了。孟兄挽起我的手说:“李弟,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。”“我们虽然分别了,但是我们的情谊还永永远远留在我们心里。”说着说着,我不禁热泪盈眶,孟兄也擦着湿润的眼角。孟兄对我说:“我该走了,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我只好站在岸上望着孟兄远去的小船越飘越远,直到在水天相接的地方消失……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在三月的一个晚上,李白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。因为他得知好朋友孟浩然要在这繁花盛开的三月去扬州了。所以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了,来到黄鹤楼,亲自摆下酒席,为孟浩然饯行。孟浩然到了黄鹤楼之后,李白就满脸忧伤。

他遗憾地说:“你要去扬州了,我舍不得你呀!”孟浩然也很伤心,说道:“我们一分开,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。”李白悲伤地说:“是呀,我很舍不得你。”孟浩然说:“我们长这么大了,这还是第一次分开。”李白说:“如果你回来了,我再邀请你来黄鹤楼痛饮!”时间不早了,去扬州的船也要起航了,他们异口同声:“多保重啊!”看着渐渐远去的帆船,李白不禁泪流满面。江风把他的长袍都吹乱了。

李白看着滚滚的江水 ,在心里对孟浩然说:如果你回来了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!我们再来喝酒,写诗。这时他不禁诗兴大发,写下了这么一首诗: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昨晚,李白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一想起自己的好友孟浩然就要离开了,他始终放不下心来,便草草整装自己的衣服,早早来到了江边,摆上珍藏已久的好酒,等待着自己的朋友。

早上,孟浩然来了,看到自己的好友正在等待着自己,不禁激动万分,走上前去,激动地说:“好朋友,我俩年纪已不小了,何必这么早来等待我呢?”李白一听,急忙说:“朋友,我这是舍不得你呀!希望我俩有缘,能再见面,到时,我们俩还是像往常一样,游山玩水,饮酒写诗!”说完,李白脸上已是泪流满面,紧握着孟浩然的双手,直到上了船去。渐渐,船已经走远了,李白昂着头,面向远方,诚恳又带着一丝悲伤,说:“朋友,祝你一路顺风!”

这时地江面波涛滚滚,一束微微的阳光照得江面上有点黄,李白还站在岸上,痴痴地盯着孟浩然的小船,直到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,长江水浩浩荡荡地向天边流去,好像是在代替李白为孟浩然送行。祝愿这一对好朋友,能再次见面,一起写诗,为后代留下更多的诗歌作品!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烟花三月的一个早晨,李白本想约上好友孟浩然到黄鹤楼周边一同游赏明媚的春光,然而却得知好友要到扬州广陵探望亲人。于是特意在黄鹤楼里摆设酒席,准备与老朋友喝酒告别。

李白在黄鹤楼里耐心地等待着,突然门“吱”一声开了,孟浩然进来了。李白连忙站起来:“孟兄,快快有情,快快有情 "!孟浩然连忙说:“请坐,不必客气。”他们面对面坐着,李白拿起酒瓶,往孟浩然杯子里倒满了酒,然后拿起自己的酒杯,对孟浩然说:“孟兄,祝你一路顺风,来,咱们干杯!"他们你一句我一句,谈得可高兴啦!李白看看天色,对孟浩然说:“孟兄,时间不早了,你该上路了。”孟浩然听了,默默地拿起行李。他们漫步来到江边,江面波涛汹涌,江边停泊着几只小船。孟浩然对李白说:“李兄,我们就此拜别,咱们后会有期!"说完,大踏步走上船。船慢慢地开动了,渐渐消失在碧空的尽头,李白目送着好朋友渐渐远去,看着滚滚长江向天边奔去,心里无限感慨,心想:好朋友,我们何时才能再见面?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这晚,李白整夜未睡,心中想着:明天孟浩然就走了,这一去不知何时再见啊!

李白决定明天去送孟浩然远行。第二天李白起得很早,他向江边的黄鹤楼走去,他要在这里大摆酒席,用这种方式跟孟浩然告别。他边等边想:孟老兄,你快点来啊!难道你不跟我说一声再见就走了吗?唉。李白不禁叹了口气。突然一个人拍了一下李白的肩膀,李白转头一看,“啊!孟老兄你终于来了啊!来,来,进来啊!”他们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孟浩然上船的时候了。孟浩然在这百花齐放的阳春三月乘船向东离去了!

李白忍不住泪流满面。李白迎着江风,双手紧握,眼睛凝视着远方。“孟老兄,祝你一路顺风,不管你在哪里都是我的好朋友!”这时,船已经消失在水天相接的地方。李白看着这滔滔不绝的江水流向天际,心中的遗憾又不禁涌了上来,这时李白的心就像那滔滔不绝的江水那样沸腾啊!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三月繁花似锦,大地呈现一片生机。

李白的老朋友孟浩然就要前往扬州,李白伤心极了,赶往黄鹤楼送别。黄鹤楼俯临长江。李白和孟浩然一会儿仰望蓝天白云,一会儿俯视波涛汹涌的长江,依依惜别之情隐藏在心底。李白说:“孟兄,你的人品令人敬仰,你的诗篇誉满天下,自从我认识了你,就一直把你当作我的兄长,今天你就要去扬州了,我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会啊!”孟浩然说:“王勃说得好:“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”我们虽然暂时分别了,但是以后一定会再相见的!”

在船夫的催促下,孟浩然不得不起身踏上小船。李白默默地站在岸边挥手:“送君千里,终有一别。仁兄,一路顺风啊!”孟浩然向李白连连挥手:“李弟,请回吧。海内存知己,天涯若比邻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我们的情谊永相连。”

船慢慢地向前行,李白孤单地站在黄鹤楼边,他想起与孟浩然春天赏花,夏夜品茶,秋天登山,冬天论雪的快乐情景,眼看着好友乘坐的小船渐渐远去,盯着那水天相接的地方,心中恋恋不舍之情恰似那滚滚东流的长江。不禁吟出了千古绝句:

故人西辞黄鹤楼,

烟花三月下扬州。

孤帆远影碧空尽,

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改写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

晚上,李白正在呼呼大睡,突然电话铃声响了。李白朦朦胧胧地接过电话,嘀咕道:“这么晚了,是谁呀还没睡?”他揉揉眼睛接着说:“原来,是孟老兄啊!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?”“我要走了,明天早晨就走,明天一早我们在黄鹤楼见最后一面吧!”

第二天,星星都还没有回家,李白就走在去黄鹤楼的路上。一路上,他看到树上开满了粉红如霞的桃花,美丽极了!翠绿的枝条倒映在清澈见底的小溪里,形成了一幅美丽的对称画。可惜啊,他没有时间和心情再去观赏这美丽的景色,因为孟浩然要走了,他正着急去见他最后一面。

李白好不容易来到黄鹤楼与孟浩然相见,他三步并两步飞快的跑到孟浩然面前。对孟浩然不舍地说: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相见?”孟浩然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们很快就会再相见的。”李白连忙问:“你去广陵干嘛?”孟浩然回答:“我当然是去广陵发大财呀!”李白高兴地说:“等你发了大财,一定要给老兄几张人民币。”孟浩然摸摸他的小胡须,肯定地说:“一定给你几张,一起过过财瘾。那我们就此别过吧!”说完,孟浩然上了船。

孟浩然的小船渐渐地消失在了湖面上。李白爬上黄鹤楼,看着远去的孟浩然,写下了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。

  • 上一篇:文具之争
  • 下一篇:家乡风景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